周雁冰:文化的坚持 – 十大平台网

周雁冰:文化的坚持 | 十大平台网

如果听过了祖父母的坚持,理解母亲的心情,那个语言文化很自然地就变成她们血液、基因的一部分,你自然而然会尊敬、喜爱、拥抱它。

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南大毕业生父母都和我的父母一样,要求自己的孩子读华文、讲华语。在华文华语随着中国国势没落的上一个世纪中后期,他们是海外这个南方小岛上,坚守母族文化的一代人,并且将这种对文化的信念和热情,一点一点,耳濡目染地,通过故事、生活、言行身教……传递给下一代。同时让他们知道,热爱一个文化与排斥另一个文化之间并没有等号;很多时候,从一个文化里看到的越多、越深、越有趣,反而能让你增添一双了解另一种文化的眼睛,折射出多种文化之间的奥妙。在精彩纷呈的文化面前,你只有做一个谦卑的、一辈子都在学习的人。

但多年以后他的孩子回想到父亲的坚持,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和骄傲。

父亲当了一辈子的报人。在1980年代的时候,他有一阵子每个月没有薪水拿回家。那是报业整合的时代,父亲担任的是一家濒临倒台的华文报的编辑。最后,公司连薪水都发不了了,他是坚持到最后的几个人,坚持为发不了薪水的报纸写完最后一个字,排完最后一个版。那样的坚持是把母亲急得要命了,是把一家人的生活都置之不理了吗?

发现原来在这个过程中是我理所当然了。

我知道了以后很诧异,问对方为什么?他们说:因为父母从我们小时候开始就没鼓励我们读华文、用华语。家里也几乎不讲华语。

朋友到访,听到她们两人用华语交流。很诧异说:怎么两姐妹之间居然讲华语,很久没听到了!

很多时候父母可以给你的最美好的礼物,不是送你一栋房子或者一台车子或者六位数的储蓄,而是通过他们的坚持给你面对生命的力量。因为他们的坚持,你会相信自己的血液还有自己的基因里,也必定存在着这样的种子,你会在面对任何一种困难的时候,想到他们曾经走过的路,然后深信自己可以走得更理直气壮。

十多年前在新加坡美术馆工作期间,和同事吃饭,发现其中有人的父母竟然也是南洋大学的毕业生。但是这些南大毕业生的孩子们竟然华文水平极差,有的人一句华语都说不好,而且对此表示理所当然,甚至有点“骄傲”,完全像是从纯英文教育家庭成长出来的孩子。

其实,他们都是不合时宜的人。

小学到高中,念的都是具华族文化背景的院校,从会馆办的小学、特选中学到华中初级学院,围绕在我周围的多数都是像我一样的孩子。20多年以后的新年聚会,我们一群人交流的语言还是华语。同学们之间有当官的,有金融、资讯领域的专才,教师记者医生律师……我很庆幸我们的父母当年都没有因为国家语文政策或全球语言环境的改变,而彻底剥夺了我们认识和喜欢母族文化的权利。

后来和不少前辈聊天了解到,因为当年的南大毕业生自己毕业以后在社会上受尽歧视和嘲弄,所以心中誓言再也不要让后辈子孙踏入社会时吃闷亏。而这么做的方式就是放弃自己的母族文化,百分之百的拥抱西方文化,让它渗透后人的每一个细胞,好洗刷当年的耻辱。

父母的坚持或许在那个年代是愚蠢且不合时宜的。

为什么?

长大以后,才理解父母的坚持是什么。

你看,如果听过了祖父母的坚持,理解母亲的心情,那个语言文化很自然地就变成她们血液、基因的一部分,你自然而然会尊敬、喜爱、拥抱它。当你从小就自然而然地尊敬、喜爱、拥抱它,你还会轻易地把它丢开吗?你还会需要每天在他们耳边叫嚷着学听写、背作文佳句吗?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吧。这是文化的坚持和熏陶,不是应付考试作业啊。

再要申明,对一种文化的坚持,完全不代表对别种文化的排斥。这是新加坡特有的狭隘观念,好像一个人一生只能尊重喜爱一种文化,这也是我理所当然不能理解的。

我更骄傲的是,父母在那样的时候做的坚持。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今天在很多朋友的聚会里,总有很多家长一再埋怨自己的孩子不说华语,不看华文书。我也理所当然的不能理解。因为我们家里两个十几二十岁的孩子都说华语,都看华文书。就算到新西兰、法国这些红毛国家和城市念书,学校里不上中文课,他们还是会自动拿起华文书或下载网络小说,看得津津有味。

About the author